考古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7|回复: 0

作为人文的考古学

[复制链接]

2572

主题

2587

帖子

853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533
发表于 2020-9-28 21: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考古学作为一门科学不难理解,研究具体的实物遗存,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考古材料,重建真实的过去——即使不能百分之百,也要尽可能接近。或是说了解历史发展的规律(如果不能说规律,至少也可以叫做模式或者形态,总之是要提炼的),进而指导当今的社会实践。这些都是非常典型的科学的目标。无论是在狭义上(研究真实客观的材料)还是广义上(作为具有普遍性的知识),考古学一定程度上都具有科学的身份。但是,什么是作为人文意义的考古学?我们说20世纪90年代西方考古学发生了“人文转向”,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呢?究竟有些什么变化呢?又有什么样的学术意义呢?这里并不想做一个论文式的研究,而更多侧重于我们的感受与体会来说。
   我曾经举个一个例子,我们现在需要知道孔老夫子原来的想法么?或者说这是我们研究的目标么?即了解真实的过去!显然,我们都能体会到现实并不是这样的。孔子的思想是通过学生的记录保存下来,内容很少,而事实上我们现在知道历朝历代儒家的发展,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了。孔子是这个体系的源头或基础,后人的根据自己时代的需要进行理解、阐发,进一步发展了孔子的思想。孔子的真实想法重要,也不重要。说重要,是因为后人的研究不可能从一个虚假的基础上开始,否则人人都可以说自己孔子了;说不重要,是与因为后人是基于自己时代情况发展阐释的。至少在当代研究中并不把复原孔子原初的想法当成研究的唯一目标,虽然通过结合更详实的历史背景,我们可以更准确地把握孔子思想的范畴。更重要的任务是如何继承这笔思想文化财富,如何根据当代社会发展状况运用好这笔财富,结合时代特点,秉承儒家的思想精髓,创造属于属于我们这个时代“孔子(思想)”

   孔子,一个已经二千多年前的古人,为什么我们还要研究他以及从他而来的思想呢?因为他开创了一套价值规范,成为了所有中国人的行动原则,成为了中国人的标志。没有这套规范,我们的社会就是混乱的,可能是持续不断的内乱,走在大街上,也可能是人人自危。许多西方人来中国旅游,都惊奇一个将近十四亿人的大国,社会治安状况居然很好,你居然敢一个人晚上回家,居然没有人打劫!中国孩子外出打工,居然会寄钱回家,这在西方也是不可思议的。强调社会秩序与家庭是孔子思想核心之一。中国有不少人失业,但中国没有教会一类的社会救助组织,家庭内部的相互协助起了重要作用。没有孔子,“万古如长夜”,因为我们不知道怎么行动社会才能和谐,因此,我们说孔子“为万世开太平”

   这就是意义的传承,不是科学。类似之,陶渊明的田园文学在中国园林构建上影响深远。中国园林是诗化、哲学化的营建,它模仿的是已经诗化、哲学化的中国山水。这一点很有意思,我曾经注意用中国画的方式去画欧洲山水基本都是失败的,究其原因,中国画所描绘的中国山水已经在长期历史过程中被诗化与哲学化了。蜀道艰难,嵩华雄伟,江南秀气,都是自然的联想,是主观体验的历史化。正是诗化、哲学化山水观念历史上的反复叠加,形成了中国“画境文心”的园林传统。试着比较一下,对我们受过教育的中国人而言,行走在中国园林、沙漠、西方园林以及现代都市之中,那种滋味的差异不言自明。在中国园林中,那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似乎都有情意。西方园林也有情意,只是我们不懂而已;死寂的沙漠只是让人感到恐惧,没有特征的都市有一点像钢筋混凝土的沙漠。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红楼梦》,我曾说这部伟大的作品是一部精彩是清史,它没有写到任何历史事实,而是通过一种文学的虚构为我们塑造了一个鲜活的时代认知模型,这个模型比一般的科学模型要准确得多。这也正是这部作品伟大的地方!相反,不着边际的客观描述并不能让我们认识到真实。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把自己的头脑成为如平滑的镜子,完全倒映外在的世界。我们的目的是要认识、把握世界,尤其是由许许多多发生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相互关联的事件构成的一个事物整体,最好是能够排除那些表象,洞察到本质的特征。当然,科学是一个途径,但是科学不是唯一的途径。就像《红楼梦》所展示的一样,文学也是一个途径。

   我们也许不能对人文下一个定义,但是我们可以切实地感觉到人的世界的特殊性(也就是人的世界本质属性),我们不是由规律彻底决定的东西,就像由程序控制的机器一样。人的世界是历史的、有意义的、有价值的(我们自我评估)能动的(我们用物塑造社会、塑造思想)、体验的(我们可以感觉到价值、历史与意义,我们可以沉醉于美好的体验之中)。如果人的世界失去了这些重要的东西,那么我们还有什么什么呢?一种动物式的存在?考古学要研究人,不仅仅要研究人的自然属性,还有人之为人的那些本质的属性。所谓人文就是与这些方面相关的东西,与之相应,作为人文的考古学不仅仅指我们要研究那些从前忽视的方面,也包括更加丰富的认识视角、甚至是方法。

   回顾考古学的发展史,不难发现考古学的缘起就是与人文相关的。如中国的金石学,它的目的是要“观其器,诵其言,形容仿佛,以追三代之遗风”。古人通过收藏、鉴赏三代时期的器物,重温上面的铭文,感受那个时代庄严的社会气氛、规范的社会秩序、美好的社会追求等。西方考古学的渊源近似之,就拿近代考古学最早源头艺术史来说,它主要研究古希腊罗马时期的艺术品。为什么是古希腊罗马,而不是其他时期其他文化的东西呢?如今我们知道这是新兴的社会阶层正在“文艺复兴”旗帜下开展一场文化革新运动,古希腊罗马文明的是一种象征,通过这种研究,得到西方文化的正统。与此同时,它也的确传承了被中世纪几乎腰斩的西方文化传统。

   随着近代科学的兴起,考古学逐渐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从文化历史考古到过程考古,考古学的科学性在不断增强。的确考古学家似乎摆脱了从前的“恋物癖”,研究中考古学家不需要掺杂任何情感,关注实物遗存所存在的客观的形制特征,或是关注它们的功能意义——这些东西究竟是做什么的。这种科学化的趋势并不仅仅限于考古学领域,举凡与人相关的学科领域都受到了影响。如建筑,在现代主义的旗帜下,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空间功能的最大化,至于人的感觉、历史、或是意义等都无需考虑。其实,仔细追溯一下的话,我们也会发现这种趋势立足的也是一种“拜物”的思想,它相信一切都是物质的,究其根本,就是经济上的物质,再进一步就是金钱以及一切可以用钱买来的东西。科学化、客观化的背后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左右着——物质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后过程考古学崛起,它开始想考古学的本原回归。这种回顾实际是向人的世界的回归;同时也试图纠正考古学发展过程所遇到的问题(显然,我们都知道考古学的真正目标是人而不是物)。后过程考古学是一系列考古主张的总称,它不像过程考古学那样有较为统一的立场,因为它的思想基础就是主张混杂的后现代主义。写过一篇文章比较系统地分析了后过程考古学的社会背景、思想与科学基础,以及它的基本主张(“理解后过程考古学:当代考古学的‘人文转向’”,《东南文化》2015年),相关的著作也有一些。这里我更想从一个更便于理解的体验角度来讲,弥补学术论文过于谨严导致难于理解的缺陷。

   最近在读王澍的《造房子》,一个切实的体会就是他非常的后现代或者说后过程。建筑是空间实体,很容易体验,于是也比较好理解。再者,后现代主义最早影响的就是建筑领域,所以理解后现代,追溯到建筑学也算是正本清源。王澍通书都没有提到过后现代,他的思想是在建筑实践批判基础上自己觉悟到的,同时在建筑实践中不断加以丰富。我不知道他是否意识到自己的思想与后现代主义的主张是一致的。当然,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就是知道,要把后现代的思想与构建中国的建筑学结合起来也不是容易的事。知道与理解是两回事,而消化吸收之后能够再创造就又高了一个层次。

   王澍讲到:“在1999年世界建筑师大会的中国建筑展上,我明确提出了‘园林的方法’,在这种方法的视野下,作为那种纪念性造型物体的建筑学观念被抛弃了,它将被一种更重视场所和气氛的建筑学所替代;作为那种有着意义等级秩序的建筑语言被抛弃了,它将被一种在某种漫无目的的、兴趣盎然、歧路斜出的身体运动所导致的无意义等级的建筑学所替代;这种新的建筑语言呈现出细小颗粒般的状态,某种事物本身的几乎纯物质的状态,它的唯一明确的组合原则就是对陈腐意义的回避”。这段话很是欧化,有点像是从英语翻译过来的,或者说王澍实际是受到了西方后现代主义哲学思潮影响的——思维的语言已经被同化了。

   好在建筑师并不只是说,他们还会做,你可以看他们是怎么做的并从中体会到他们真正的主张。王澍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就是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可惜我没有实地参观过,除了画册,我在谷歌地球上鸟瞰过几次,包括那些照片。王澍做了什么呢?他希望重建中国建筑尊重自然、融入自然的传统,这也是符合当代生态主义趋势的,而不是与自然隔离、总是试图超越自然的野蛮做法;他希望建筑尊重历史、尊重地方特色,这也是保持丰富多样性的做法,而不是千城一面,到处都是火柴盒子,他采用浙江当地的瓦爿墙技术,用了七百万件废砖瓦;他强调建筑是体验的、开放的、参与的,建筑师一开始就与工匠一起探索建筑的成长……。象山脚下那片形式各异的建筑在一片钢筋混凝土的丛林中的确非常地另类,它让人对中国丑陋的建筑面貌产生了一点儿信心。

   这些观念与后过程考古学惊人地一致!简直就是用建筑实践所做的一种阐释。我想我没有必要在这里再去赘述后过程考古学理念,以及为什么我们要去从事这个方面的研究。中国是一个受到现代主义伤害非常严重的国家,政治上激进运动已经过去了,它破坏了思想基础与物质材料;更大的破坏来自我们几乎无法责备的经济与技术上迅速发展,社会结构、自然景观、思想理念,如此等等的一切几乎都被彻底铲除。以至于我今天看到王澍的文字的时候,我觉得这像是一个离家出走已久的人回来了,口音、表达都已经改变,只是似曾相识,也许不变只有“乡愁”了。
  ( 作者:陈胜前  来源:“穴居的猎人”新浪博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考古论坛

GMT+8, 2020-10-20 14:07 , Processed in 0.176719 second(s), 23 queries .

Copyright © 2014 kaogu.cn Powered By kaogu Version 1.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